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博客

天气学教学、传统文化及房地产法学交流

 
 
 

日志

 
 

郝祥满:日本电视新闻喜欢报灾报丧?  

2013-08-22 05:25:08|  分类: 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日本后,一有空闲时间我总喜欢打开电视看各类新闻节目,借机关注一下日本社会、政治等。一直看下来,我发现一个不同于中国电视新闻节目的明显特征,那就是,日本的新闻喜欢报灾和报丧,而且是跟踪追击,穷追猛打、锲而不舍。

 中国的新闻喜欢报先进、报和谐,报灾报丧虽然也有(比毛时代已经是巨大进步了),但主要还是报外国的。即使在偶发性的灾难报道上,也总是在救灾与煽情,救人与歌颂上大做文章。

 中日新闻节目何以有如此大的差别?原因何在?

 以个人的思考和浅见,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是中日两国媒体从业的性质和奉行的价值观不一样。

 日本的电视新闻是“报道”,报道突发事件的真实和细节,故直播节目较多,有时是飞机上直播,其节目报道是随机性。

 中国的新闻是为了“宣传”,宣传某某的先进性,往往有编辑和剪辑的过程,其节目报道是有选择性的。直播节目往往是某些特别的专栏,非突发性事件。突发性事件的电视直播,往往是高层视察灾情的时候多。

 其次,两国电视媒体服务的对象不一样。

 日本的电视媒体服务的对象是听众、收视者,故想民众所想,媒体是国民的眼睛

 中国的电视新闻媒体服务的对象是党中央,媒体是党中央的喉舌,故一切新闻报道围绕“国家大事”、大人物、绘图大略等等做宣传、鼓动,至于那些灾荒、腐败之类,可能会影响社会制度优越性的,可能产生负面影响的,就都省略了,故媒体节目(比如CCTV的节目)的制作和播放要想领导所想,要用心体会领导的意思,当然,他们很多时候想的太过分了,以致误解了领导的善意,从而伤害了民众的知情权等。

 第三,两国媒体的监督性功能不一样。

 日本的电视新闻报道尽量满足民众的知情权,故追踪报道,“挖掘报道”,刨根问底,日本记者采访有关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是如此,评论节目评论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是如此,不管他们难堪不难堪,一定要知根知底。而中国媒体对于许多灾祸(贪污腐败相关事件就不用说了)的报道往往点到为止,常常没有下文,事件如何解决也不知结果,不像日本那样连续报道。

 日本媒体一旦报道了某事件(包括灾难、贪污等),不到该事件完结,公布结果,绝不停止。

 至于日本媒体喜欢报灾报丧,是否是因为它是一个多灾的国家,我想不是!灾祸,有天灾和人祸,天灾少的国家未必人祸就少。日本什么样的“人祸”都会报道,也许是因为国家小,但这也不是问题的主要所在。

 

烈日下的靖国神社与日本人的“爱国”热情

2013-08-15 19:58:10| 分类: 日本经历与文化感 | 标签:靖国神社 参拜队伍 游行的日本人 好战情绪 |字号大中小 订阅


今天是8月15日,对中日两国来说,都是有着重要纪念意义的一天。中午的时候,在早稻田大学我的房间里,突然听到NHK电视节目报道日本国会议员参拜靖国神社的消息,还有靖国神社内发生冲突的消息,以及说安培晋三等因和中国有“水面下的交涉”而不参拜的消息。于是激发我到靖国神社取材的想法,那里到底还会上演什么样的戏剧。

这次到早大做访问研究,业余总喜欢背着相机到处散步采风。来日这一个多月来,对日本有了更多认识,也有更多的疑惑。

这也许是观察日本和日本人的好机会!于是,我立即动身,达到靖国神社的时候大约下午2点。还未进神社就发现马路上到处都是警视厅的警察,警车也随处可见,一些道路被封锁,不让车辆进入。略微有些吃惊,也感觉到一直紧张的空气。

我从法政大学和牙科大学中间的小巷栏中插入,直接进了神社中心区域之内,拜殿前的日本人参拜行列让我更吃惊,骄阳似火而参道上人山人海,足见日本民众参拜的热情超过了炙热的空气。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上图:神社内排队参拜的行列。

相信他们都是自发而来的,没有谁组织,也没有谁暗示,但他们都来了,或参拜了就走,或逗留一会。这批人走了,又一批人来了,来来往往,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何以这么多人?也许现在正处于盂兰盆节期间,有些日本人来这里也许如同来上坟了。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上图:烈日下的参拜退伍。

我一边拍照,一边不禁想:今天在中国南京、北京,不知道有多少人到抗日战争纪念馆,缅怀受害的先辈和先烈?中国有一个适合所有的人参拜纪念的地方吗?以纪念打内战为主的地方不算的话。

神社参道边有许多好战分子或粉饰日本侵略战争的人,或唱当年的军歌,或穿着旧军装表演一些动作,喊些口号。那几个活跃的人之中,有不少头发很长、服装邋遢的人,我怀疑是流浪的乞丐(在采风期间,我比较关注日本的贫困问题、公园和路桥下的流浪者)。这些人或者是被组织起来的,或者是被鄙视久了,也来表现一下爱国,赢得一点自尊。

有一个“老兵”(因他穿着破旧的军装)因站在参道上演说,引来围观,于是神社的有关管理人员,一个穿制服者的老者劝他到一边去讲,老兵以“爱国”的理由拒绝移步,旁边有不少人为他帮腔,于是发生争执。看来这里有管制,否则这些“极右分子”(姑且这么说吧),可能更加疯狂。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上图:还有小丑在表演。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该帽子正面的话惨不忍睹,不好正面拍他。这一面的意思是,要占领中国汉口、北京、南京、徐州等。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上图:下午3点多的时候出现的游行队伍。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有要求日本政府在教科书等问题上强硬的签名)

神社对右翼极端分子的煽动行为进行管理,也许是因为日本政府有人认识到,不能过分激发国民的好战情绪,因为日本在东北亚的外交上已经孤立了。

眼见来神社参拜的人和一些人的表演,让我感觉日本人非常强调自我感情,那些偏见固执的日本人也很容易被鼓动起来,以致冲动。随后所见的几处交通管制、周边街道待机的诸多警车,和日本“右翼”长长的游行队伍,让我感觉,许多日本人“受害者”的委屈感越来越强烈了,也许会因此失去判断力,更加以自我为中心,只强调自己的感情。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上图:被警视厅警察拦住的游行车队。
靖国神社前的爱国热情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加入那些参拜队列的日本人,和那些加入游行队伍的日本人,真的让我有些惊诧!我想起当年梁启超到日本后看到日本游行队伍时的震惊。今天我也很震惊!

真不希望这种对立情感酿成敌视,乃至引发战争,中日之间若再发生战争,我不敢想象……


那些在日本影响市容却永远不会被拆迁的房子

2013-07-30 21:28:18| 分类: 日本经历与文化感 | 标签:东京的民房 东京的街道 东京的市容 拆迁 日本的钉子户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日本人几乎全是的钉子户]

在日本东京街头漫步,体验日本社会和文化,让我有许多发现。比如说:在许多繁华的街道上,或者在一些重要机关、学校旁边,有许多杂乱无章且很影响市容的私人房子。之所以说它们“杂乱无章”,是按照中国政府官员和地产开发商的标准来评判的,这些私房在中国是应该拆迁、重新规划的且很可能已经被规划,或被拆迁了。因为在中国这几年见惯了拆建,见惯了各种城市规划项目工程,以致长期受中国景观文化熏陶的我都认为,日本东京大街上的许多民房应该拆迁了,东京的市容也应该“规划”“规划”了。

下面列举一些例子给读者看看,看是否也有同感,或者有什么别的启示。

首先看那些有碍景观和市容的杂乱无章的没有规划的房子,这些房子就像我们在中国乡村公路两边常常看到的民房一样,一家家面向马路只有一间门面,尾巴且可能拖的很长。东京像这样的门面房随处可见,哪怕是繁华的歌舞伎町街区,这些类似中国安徽农村公路边的私房,特别像乡镇的民房。


那些在日本有损市容却永远无法被拆迁的房子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上面是新宿区街道的民房。
那些在日本有损市容却永远无法被拆迁的房子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这江东区的,都是在市中心。其实还有许多 比这更更糟糕、更杂乱的民房,没有拍照,有机会再补充吧。
这样自建的没有经过城市规划的私房、民宅,在东京繁华大街上随处可见,这样的房子一楼是门面房,或只往往只有一间门面(两三米宽不等),或有两户,多一般也不过三间门面,因此只有根据自己的财力大小向天空发展。
那些在日本有损市容却永远无法被拆迁的房子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其次,是东京的有些民房私宅有些让人感觉有碍交通和市容。比如下面这个,是新宿区早稻田新目白路上的几家驻户,前后都是公路,类似中国的钉子户房,住户似乎也不方便,前后都没有空地;对街区来说,没有它道路岂不是拓宽了许多?但这些住户在日本永远安全,日本的大街永远那么窄,不会随便拓宽。


那些在日本有损市容却永远无法被拆迁的房子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再看下面这几家,在新宿区繁华的歌舞伎町(那可是最繁华的地方之一,像北京的王府井哦),看似钉子户的住房,房子竟然是那么窄,前胸贴后背,前后是街道。道路不会因它而拓宽,估计他们永远也不想搬家:

那些在日本有损市容却永远无法被拆迁的房子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东京一些地方的市容让人感觉“杂乱”、“小气”的另一个表现就是,歧路众多,区划太小,颇浪费城市空间。

那些在日本有损市容却永远无法被拆迁的房子 - 郝祥满 - 君子大居正

比如上面,是早稻田大学正门附近的一条路,是往“新目白路”方向的,这条路前面有四个分岔路。其中一个(靠左)往前十米左右的地方又有分岔。第二条往庙里(正面就是),第三条往民宅,第四条往早稻田大学中央图书馆方向(背包同学正在走的那条),这条单车道前方何以有如此多的岔路?因为周边都是私有房,一百多年前这里是稻田,这些岔路也许是在当年的田埂上发展起来的。早稻田大学自始至终都无奈这些农民何?这些农民的房子把早稻田大学分割的七零八落。相信每个从中国来早稻田大学留学的人都感到失落和失望。

东京都繁华社区以上许多杂乱无章的街道和民房,让我(相信也让国人)感觉,日本的政府官员和房地产开发商不懂城市规划,没有魄力。

何以如此?是日本的政府官员和开发商没有联合,或联合的力量太弱,是因为他们没有武装起来的城管,还是日本的民众和居民太刁蛮?是日本公民太不知道爱国和奉献国家建设事业?东京都政府想拓宽某些街道,以便交通和消防车通过,往往要和居民协商多年,甚至无果而终。

这些房子之所以长期存在,或者是因为日本的民众能够坚守,能够捍卫自己的权利,敢于斗争。而在某些国家的人民却不可能。这些是好是坏?大家自己去思考了。比如假设那是你的家,你不是国家公务员,你要靠那个房子做小买卖养家糊口,为了城市的市容和大家的交通,你要不要牺牲所谓的“小我”的利益。一定要先假设那是你的家!然后再思考相关问题。

尽管东京都的这些房子有损交通和市容,但是我相信,这些房子永远不会被日本政府和开发商拆迁。除非地震产生了某些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