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博客

天气学教学、传统文化及房地产法学交流

 
 
 

日志

 
 

被通货膨胀毁掉的法国大革命  

2013-05-17 13:07:28|  分类: 社会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大革命是政治经济史上的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人们对于这段历史的审视却往往是常读常新。在考察法国大革命爆发的历史背景时,历史学者托克维尔观察到了当时法国的一个“财富悖论”:大革命前二十年,社会财富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蓬勃增加,“人口在增加,财富增长得更快。……国家因战争负债累累;但是个人继续发财致富,他们变得更勤奋,更富于事业心,更有创造性”;“公共繁荣在大革命后任何一个时期都没有大革命以前20年中那样发展迅速。”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观察。但事实上,托克维尔在观察之余未曾细加考虑的是大革命前法国的经济状况。法国经济表象“繁荣”的背后,是货币滥发与高通胀的助推。纸币系统在18世纪初期的法国得以建立,但随着通货膨胀的开始和密西西比股市泡沫的破灭,法国新建立的货币与金融体系又几乎一夜之间解体,整个国民经济陷入混乱衰败的状态。巴黎投资者的财富付之东流,贫困伴随着对瘟疫的恐慌重新降临人间。不得已,法国政府只得放弃经济学家约翰·劳为他们建立的纸币系统,回归金属货币本位制。

 

但积重难返的法国国家经济已重新陷入通货紧缩和萧条,可谓回天乏术。泡沫的破灭让纸币体系和信贷市场停止运转,法国人对于股份公司和金融机构的信任感几乎尽皆摧毁。这使得长期困扰政府的债务问题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实际上又回到了原点。王室财政困难重重,不得不举新债还旧债,国内的税赋高得惊人。到1789年,法国政府欠债达到六亿里弗尔,这时,同受财政管理不善之苦的人选择了联合,将他们的怨恨朝政府发泄出来。最终,法国政府的财政彻底破产,社会分崩离析、动乱不断。1793年,有心改革却缺乏能力的国王路易十六被长期充当经济“冤大头”的第三等级送上了断头台。法国经济上近一个世纪的失败改革终于酿成了惊天动地的政治革命。

 

这出著名的由经济问题酿成的政治悲剧并非偶然发生。实际上,约翰·劳的纸币系统能够进行良性运作的前提是民主政治体制的保障。法国人也并非不知晓纸币系统的弊端,毕竟他们在并不遥远的过去便有过切肤之痛。然而,18世纪末恶化至极点的政府财政和国民经济状况,又让法国人不得不重新搬出“纸币”这个法宝。纸币改革的支持者马特里尼奥(Matrineau)在1789年法国国民议会重提纸币改革之际曾说:“纸币系统在专制政治体制的国家是危险的,它易于造成腐败。然而在一个制宪的国家,则能够对于纸币的发行与使用进行自我控制。如此,危险也就不存在了。”

 

但是,“进行自我控制”的政治体制在当时的法国真的存在吗?国民议会的不少成员们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然而,由三级会议改名而来的国民议会仍是有名无实的一个组织,尽管其自我赋予批准税收等等权力,但是权力欲的蛊惑让恢复三级会议的国王路易十六很快又强令关闭了议会大厅。这个愚蠢的做法令第三等级彻底与国王撕破脸皮,而国民议会的诸多政治、经济决策,均是单方面做出。

 

1790年,国民议会决定发行四亿里弗尔纸币,储备金为从教会没收来的土地财产。但法国的财政问题已是病入膏肓,第一次纸币发行的效果并不明显。很快,国民议会进行了第二次的发行。狂热的法国人将使用纸币视为“爱国”之举,认为要拯救法国于危难,舍此别无他途。相反,使用金属币自然是“叛国”行为了。于是,只见“一卷卷白纸运到米尼翁街,很快被印成精美的有价证券,然后成捆地装上马车,在宪兵押送下,运往设在小田园新街的特别委员会,即所谓的国库,经点数和盖戳后,锁入保险柜。但是存放在国库的时间很短,第二天就得拿出来使用,而保险柜则在数小时后又将放满另一批新印制好的有价证券。米尼翁街的印刷厂日夜开工,工人分成三班或四班,拼命干活,但是印刷的速度仍远远赶不上需要……”G·勒诺特尔在《法国历史轶闻》如此记录道。与此同时,将纸币视为法国经济救星的普通民众们却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他们手中的纸币正变得愈发不值钱。恶性通货膨胀开始了。

 

179112月,原先价值100里弗尔的纸币,其市值已经跌到了80里弗尔,在新的一轮纸币发行后,进一步下跌到65里弗尔。此后的数年中,纸币的贬值一刻未停。1790年只卖2法郎的一袋面粉在1795年涨价到225法郎;一双鞋的价格由5法郎涨价到200法郎;一顶帽子的价格由14法郎上涨为500法郎。然而,当商品疯狂涨价时,人们的工资和收入并没有上涨。纸币的主要使用者——法国大众的财富无形中大量流逝,而产业拥有者却从中实现了经济掠夺,革命之后的高通货膨胀,让法国民众体会到,革命不但没有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反而让他们变得比革命前更贫穷了。民怨因而高涨,社会暴乱事件在大革命时期的法国层出不穷。

 

法国民众对纸币失望之极,成立不久的督政府于是决心废除纸币,重新使用铸币。纸币系统实际上已再一次在法国破产。而共和政府建立以来的高通货膨胀率,使得民不聊生、国将不国,实为当时法国社会的乱源之一。大革命之后的法国命途多舛,战争与王朝复辟不断,虽为其时政治形势所迫,岂非毫无经济方面的因素?读史者对此不可不察。


本文节选自《致穷:1720年南海金融泡沫》

---------------------

《致穷:1720年南海金融泡沫》:看清政府和国企如何让百姓一夜赤贫。泡沫经济时代的醒世恒言,现已全面上市~

亚马逊http://t.cn/zluocks当当http://t.cn/zluocZ7京东http://t.cn/zlHcSwX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