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博客

天气学教学、传统文化及房地产法学交流

 
 
 

日志

 
 

造纸废水“浇”麦田 收的麦子不敢吃  

2013-03-20 11:01:10|  分类: 社会矛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河南新乡造纸废水灌溉麦田 农民收粮只卖不敢吃


2013年03月20日04:46
来源:大河网 作者:许俊文

原标题 [造纸废水“浇”麦田 收的麦子不敢吃]

  新乡一造纸厂废水直接浇麦田,收获的小麦农民自己都不敢吃。
( 20 )
  新乡一造纸厂废水直接浇麦田,收获的小麦农民自己都不敢吃。 [保存到相册]

    首席记者 路红

  实习生 郭玉 文

  记者 许俊文 图

  阅读提示

  近日,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水污染问题,省环保厅开展了检查,严查涉水排污企业(详见本报3月18日A19版)。

  3月18日、19日,省环保厅监察总队的执法人员再次兵分三路,分赴新乡、漯河、济源等地进行暗访,省会多家媒体记者也分别跟随采访。

  现场1

  新乡

  新乡东风造纸厂,造纸废水“浇”麦田

  3月18日下午,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小块村的东风造纸厂。该厂主要产品是卫生纸。

  车间里,工人们正在生产。厂外,院墙下,一条长约200米的明渠通向该厂的污水处理厂。渠中流淌的废水,如砂浆般灰白、黏稠。

  但在该明渠外侧,6个预留的直排口清晰可见。明渠中未经处理的造纸废水,顺着麦垄流进麦田。废水流过的地方,麦田表面已经“结”出一层厚厚的纸板,麦苗稀稀拉拉地长在纸板的缝隙里。

  省环保厅监察总队执法人员介绍,造纸废水污染严重,该厂将部分未经处理的生产废水用于农田灌溉,实际是生产废水直接外排,是一种严重的环境违法行为。

  东风造纸厂厂长潘康平解释说:“村委会与我们厂签订了协议,允许用造纸废水浇灌农田。”

  污水处理厂就在麦田的边上,村民们为啥要用未经处理的造纸废水浇灌麦田?废水浇出的庄稼能吃吗?

  在小块村,检查组见到了61岁的村民张老汉。张老汉说,过去,这块地用的是井水浇地。建了这家纸厂后,厂里打了4眼百米深水井,抽的都是地下水。于是,地里原来二三十米深的灌溉井里都没水了。村民多次找村委会和造纸厂讨说法,厂方的答复是,村民们可以用厂里的井水或处理后的水浇地,但要给钱。“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张老汉气愤地说,村民本来就觉得利益受侵害,都不愿意掏钱“买水”。

  “可是,总不能眼看着麦旱死吧?”张老汉说,一些村民无奈之下,只好用不要钱的废水浇地,“总能打一把粮食吧”。不过,“这块地产的粮食都卖了,我们自己不吃!”张老汉说。

  据悉,目前新乡市凤泉区环保部门已经责成该企业停产整改,立即封死直排口。

  现场2

  临颍县

  多家假发厂污水直排,违法生产造纸厂被拆

  3月18日下午5点,检查组来到了临颍县窝城镇。该镇地处临颍、许昌、鄢陵三县交界处,有多家假发生产厂。而假发在制作过程中,需要进行酸洗、碱洗等处理,会产生大量的废水,这些废水必须经过专业处理才能排放。

  金斯达实业有限公司车间内,工人正在紧张生产。该厂后院的污水池里,池水泛着紫红色,味道刺鼻。闻讯赶来的一名李姓工作人员说,这是厂里的污水沉淀池,每隔三四天就会被清运一次。这些污水被运到了何处?如何处理?对于执法人员的问题,这位工作人员则一问三不知。

  在窝城镇,还有一家名为千耀实业有限公司的假发生产厂,曾被群众多次举报。几经寻找,检查组找到了这家公司。发现它竟身处窝城镇主要街道,厂房车间夹在民房中间,斜对面就是镇政府。

  该厂后面,也有一处蓄满污水的大坑,坑边堆满了废弃的假发,空气中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大坑附近就是大片的麦田。

  执法人员说,这个就是渗坑。未经处理的废水排放进渗坑,不仅会对周围的生态环境造成危害,而且水中的有害物质会渗透到地下,污染地下水。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千耀公司在这里好多年了,村里的井水和庄稼地里的灌溉水都受到了影响,“自家打的粮食都不敢吃”。

  执法人员表示,按照环保法相关规定,私自挖掘渗坑排放废水是严重的环境违法行为,必须严肃处理。

  赶到现场的镇政府工作人员说,这些假发厂从2009年建厂至今,都还没有办理环境审批手续,“镇里专门建了一个污水处理厂,处理这几个厂的废水”,但是现在还正在调试。

  昨天上午,检查组又来到临颍县城关镇东街。这里有家小造纸厂,隐蔽在一片仓库后面的院子。该厂主要生产卫生纸,工艺落后、污染严重,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十五小”企业。

  检查组发现,车间内虽然静悄悄,但锅炉摸上去还是热的;院内两个大池子里,漂着厚厚的深蓝色污水沫;厂内堆积着不少废纸和纸浆原料。

  据介绍,该企业已被多次举报,有关部门也多次现场监察处理,并根据属地管理的原则,要求镇政府采取关停措施,但该厂始终在偷偷摸摸生产。“我们马上按照有关规定采取措施,实行断水断电、清除原料、拆除设备,同时对后续工作加强监管,防止其死灰复燃”,临颍县环保局副局长李俊民表示。

  昨晚记者发稿时获悉,昨日下午,临颍县环保局已对该小造纸厂的生产设备和生产厂房进行了强制拆除。

  现场3

  济源

  化工厂渗坑排水,超标93.6倍

  3月18日下午,济源市克井镇克井村,济源市生物化工有限公司。该厂主要产品为“西咪替丁”,是一种胃药中间体。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废气及废水。检查组刚走进厂区,便闻到一股馊饭的苦臭味。厂区内环境不敢恭维,生锈了的机器设备随处摆放。该厂负责人韩庆武说,厂子效益不好,2004年以来生产一直断断续续。

  随后,检查组又在厂区的后面发现了3个较为隐秘的窑坑,里面依稀可见未渗干的不明液体,又黄又黑,还有一股臭味。

  韩庆武说,这些是废弃的烧碳窑。窑坑内的液体是厂里清洗药罐和反应釜的废液废渣混合物,“厂里是循环用水,不外排”。

  但济源市环保局执法人员表示,窑坑里应该是该厂生产的少量废水,为图省事直接排进了窑坑。随队的省环保厅监察总队王浩通介绍,3月15日他们在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厂利用“渗坑”排污,当即取水并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窑坑内的废水中,COD浓度高达28400mg/L,超标93.6倍!

  除了生产废水直接渗坑排放外,该厂还因生产气味难闻多次被周围村民举报,济源市环保局也多次查处。1月6日,济源市环保局还下达了责令停产通知书,原因是“液碱罐周围没有围堰,原料仓库无门窗,气味大”。

  “没想到还没整改完毕,他们就又偷偷恢复了生产,我们已报请市政府采取停电等措施,并严格监督落实”,济源市环保局监察支队支队长王雪峰说。

  但韩庆武却一再强调,如果现在停产,会对设备造成损害,“这一次成品出来后,我们就停产”。至于具体停产时间,他说会在本月底。

  省环保厅监察人员表示,将加大督察督办力度,针对该企业存在的环境违法问题,依法严肃处理。



昆明一河流受污染变“牛奶”河 村民称水味辛辣
各地新闻新京报 [微博] 郭铁流2013-04-01 03:31
转播到腾讯微博
昆明一河流受污染变“牛奶”河 村民称水味辛辣

2013年3月20日,云南昆明东川区拖布卡镇格勒村大田坝,村民刘得平来小江挑水。他明知道小江水已经受到污染不能使用,但断水半月的他家没有别的选择。


转播到腾讯微博
昆明一河流受污染变“牛奶”河 村民称水味辛辣

3月21日,一位村民拿着两瓶水,里面是小江水和普通矿泉水的对比。


转播到腾讯微博
昆明一河流受污染变“牛奶”河 村民称水味辛辣

3月21日,昆明东川汤丹镇洒海村。两股不同颜色的江水汇合,乳白色的水是小江的受污染水源。


转播到腾讯微博
昆明一河流受污染变“牛奶”河 村民称水味辛辣

3月20日,云南昆明东川区拖布卡镇格勒村小河边组,三个孩子在河滩上玩耍。


转播到腾讯微博
昆明一河流受污染变“牛奶”河 村民称水味辛辣

小江上游,一个正在往河水中排污的排污口。

在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流经着这样一条河,沿岸的村民称其为“牛奶河”。当地工矿业排放的尾矿水,直接注入了这条河流中,使其变成了牛奶般的白色。沿岸村庄的灌溉和饮用水受到极大影响……

辛辣的河水

2013年3月20日,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拖布卡镇格勒村大田坝。村民刘得平从离家2公里多的小江中,挑了10多担水倒入自家的水窖中。

他家住在山坡上,半个月的干旱,家里已经断水了,刘得平不得已挑了小江的水回去,准备用来喝。

刘得平告诉记者,这个水直接喝不得,需要沉淀3天以上才能将上面一层取出来用。但这水怎么弄都脱不了一股辛辣的味道。

面对同样情形的,还有72岁的魏大爷。他家住在拖布卡镇的格勒村。

魏大爷看着乳白色的江水灌入他的花生地里,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他说,用这样的水庄稼长不好,产量低,容易病虫害。浇完水的地面上,会起一层白色的不知名粉末。

魏大爷家中的水窖里还有些存水,但如果再有个把月不下雨,他也要开始喝小江水了。

一江两色的“奇观”

东川区开采铜矿的历史悠久,新中国成立后,东川成为云南重要的工矿区,小江里的尾矿水就来自沿岸大大小小数十家矿业企业。

村民说,2012年举办泥石流汽车拉力赛,当地政府让选矿、洗矿企业停产数日,那些天,小江河水都是清亮的。

污染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近两年,持续的干旱让雨水变得稀少,小江里的白色河水变成了岸边居民饮用水的无奈选择。

这些带着白色黏稠尾矿水的小江,流经70多公里,最终在昭通市巧家县蒙姑乡、四川省会东县野牛坪乡、东川拖布卡镇格勒村三地交界处,汇入金沙江。

两江交汇处,金沙江的一侧呈现自然的土黄色,而小江一侧是乳白色。一条河道里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色水”,最后再融为一起,流向远处。

亟待整治

按当地环保部门的说法,直接向小江排放尾矿水是不允许的,一经发现将“强制规范,高限处罚。”

岸边的农民们已经对这些尾矿水了如指掌,他们会选择浓度小些时取一些水回家。他们甚至能从江水颜色的变化,判断出这些受污染的河水刺鼻的程度。

不仅是东川人,邻县巧家县的部分乡镇也在被污染之列。

这里原来是比较适合种植的河谷地带,沙地产的西瓜在云南省小有名气。瓜农李先生说,由于污染,他的西瓜已经连续3年亏钱了,他不打算再种了,除非污染情况得到改善。

李先生说,自己亏点钱不算啥,对于这条河的污染和治理,他很担忧。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