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是博客

天气学教学、传统文化及房地产法学交流

 
 
 

日志

 
 

对杭州“飙车案”判决结果的不同观点  

2009-07-21 12:17:02|  分类: 法律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河网(郑州) 跟帖 <>TE>
图片 王建勋: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提要:民众对“飙车案”判决的不满,折射出了他们对司法公信力的怀疑,而这种怀疑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司法独立的缺失。如果司法独立了,民众自然相信法官会秉公断案,不必总是担心法官是否被“收买”,是否会枉法裁判。

备受人们关注的杭州“飙车案”一审判决出炉,被告人胡斌被以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一时间,舆论再起,许多人都认为该判决罪名不当、量刑太轻,应当对被告人适用“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其较重的刑罚。那么,为何民众不买法院一审判决的帐?是法官错了,还是民众错了?

其实,从刑法法理上讲,无论对被告人判“交通肇事罪”,还是判“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都有一定的道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交通肇事罪”意味着“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在杭州“飙车案”中,被告人胡斌超速行驶,显然符合“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的条件,并且,其飚车行为导致了受害人谭卓的死亡,也符合“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条件。可见,判处被告人胡斌“交通肇事罪”并课以三年的刑罚,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但是,被告人胡斌的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符合《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的规定:“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就是所谓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尽管一些刑法学家认为,能否以该罪名对胡斌判刑,主要看其是否主观上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但实际上,“过失”也可以构成该罪,只不过量刑轻些罢了,这一点《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二款有明确规定,即“过失犯前款罪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在我看来,胡斌的行为是否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关键在于如何界定和解释“以其他危险方法……”。也就是说,“在闹市区飚车”这样的行为算不算“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这可能是一个智者见智的问题。一些人也许觉得胡斌的闹市飚车行为与“放火、决水、爆炸、投毒”等相比,危险性较低,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其闹市飚车行为的危险性不亚于“放火、决水、爆炸、投毒”等,只是人们对飚车行为有些司空见惯,容易低估其危险性罢了。

实际上,对该案一审判决结果不满的民众,不一定知晓“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之间的严格区别,也未必关心二者的具体含义和构成要件。但他们之所以不满是因为,对于这样的一个包含“富人”、“飚车”、“平民”、“死亡”等关键词的案件,法院的判决背离了他们朴素的正义观。

更重要的是,民众对“飙车案”判决的不满,折射出了他们对司法公信力的怀疑,而这种怀疑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司法独立的缺失。如果司法独立了,民众自然相信法官会秉公断案,不必总是担心法官是否被“收买”,是否会枉法裁判。尽管在本案中法官未必受到了“外界”的干预,但在一个司法没有获得有效独立的制度环境里,民众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任何一个判决的公正性,因为在这样的司法环境里,正义的获得经常具有偶然性,缺乏制度性保障。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想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民众对司法判决的不满,应当确立让法官彻底独立的制度。

 (本文来源:大河网 )

 

跟贴观点:

< < 10:58:30>

是不是飙车,这是关键。
车辆如果用作交通用途,那么定性为交通肇事罪应该没有问题的。
如果它用了,不是以交通为目的,在城市道路上高速嬉闹,具有明显的危害公共行为的特征,那么应该适用危害公共安全罪了。
杭州的这次判决,等于默认飙车是一般的交通行为,其社会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 转贴
  • 支持[197]
  • 反对[0]
  • 举报
    • < < 11:08:13>

      就象一把菜刀,用来切菜,不小心切到人家的手上,那肯定是过失。
      如果某人拿着同样的一把菜刀,在街上狂飞乱舞,那就是危害公共安全的。
      汽车用来以交通为目的,出了车祸,以交通肇事罪定性应该让人信服的。
      如果一辆车,并且经过了改装,不是以交通为目的,而是在城市道路上追逐嬉闹,置别人生命于不顾,这就不应该定性为交通行为了。
      < < 12:02:04>
      有钱就可以闹市飙车撞死人轻判,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拿钱就可以买他的一条命,以后只要自己有钱,只要看谁不爽,就开车撞死他,反正,有的是钱,拿钱了事就可以了。明明就是闹市飙车,为什么就不是危害公共安全呢?
      < < 11:38:40>
      也就是说,“在闹市区飚车”这样的行为算不算“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这可能是一个智者见智的问题。
      在闹市区飙车居然不算是危险方法?我只能说作者的思维实在是有异常人,要么你就是支持在闹市区飙车的,觉得这个不危险,只能算是有点风险。再回头看一眼,作者居然是政法大学的副教授。现在冷血的专家可真不少啊,也许他们生活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根本不用担心出门遇上什么突发事件,也不用去考虑一些基本的常识。我想问你一下,飙车是不是起码得超速才算?这是不是违法?什么叫闹市区?你在城区道路开100公里/小时,什么都没撞上,这是不是公共安全隐患?
      不要为违法的人开脱了,希望大事化小,我以后碰上你这位专家的弟子还真是要考虑考虑。
      < < 11:30:44>
      有钱就可以撞死人轻判,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拿钱就可以买他的一条命,以后只要自己有钱,只要看谁不爽,就开车撞死他,反正,有的是钱,拿钱了事就可以了。
    • 转贴
    • 支持[2]
    • 反对[0]
    • 举报
      • < < 11:12:58>

        是不是飙车,这是关键。
        车辆如果用作交通用途,那么定性为交通肇事罪应该没有问题的。
        如果它用了,不是以交通为目的,在城市道路上高速嬉闹,具有明显的危害公共行为的特征,那么应该适用危害公共安全罪了。
        杭州的这次判决,等于默认飙车是一般的交通行为,其社会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 < 11:11:21>

        这样判,以后飙车族更嚣张了,坐牢三年反而是种资本了,出来就可以吹,“想当年,老子我飙车族的前辈,还进去坐过牢,你行吗??”那些年纪小点的富二代,一脸的仰慕。
        < < 10:53:10>
        同样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如果用刀杀死,肯定死刑,换个方式,用车撞死最多判个两三年,性质目的同样的,付出的代价是不同的
      • 转贴
      • 支持[31]
      • 反对[0]
      • 举报
        •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